冬奥会最牛“Tony老师”:开幕式之前巴赫找他理发

2022-02-13 14:48红星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致辞让全球冰雪运动健儿振奋不已。而人们不知道的是,开幕式之前,巴赫也需要“提提气”,他特意找到一位中国发型师,做了个干练的发型……

从今年1月至今,发型师朱宥承和他的团队一行12人,分别进驻北京、延庆和张家口三个赛区的冬奥村,负责运动员们的美发美甲。而在开幕式前两天,巴赫来到朱宥承的店里,为了出席这场盛会,巴赫希望发型师能给他理一个精神点儿的发型。40分钟后,巴赫对于自己的发型非常满意,甚至表示闭幕式前会再来一次。

除了重量级嘉宾巴赫外,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男子大跳台冠军比尔克·鲁德、匈牙利短道速滑名将刘少林刘少昂兄弟、中国冰球队队员英如镝等运动员的发型都是出自朱宥承之手。2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对这位网友口中的“冬奥会最牛Tony老师”进行了独家专访,听他讲述冬奥村中的趣事。

巴赫在奥运村理发

巴赫在中国的第一位发型师

获赠奥运五环围巾

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综合性运动会,奥运会赛期长,因此组委会需要给居住在奥运村的运动员们提供各种生活服务,其中就包括美发。自从入驻北京冬奥会冬奥村以来,朱宥承每天都是从早上9点忙到晚上9点。而在开幕式即将开始的时候,一位重磅嘉宾的到来,让朱宥承格外兴奋。

这位嘉宾就是巴赫,作为国际奥委会主席,他将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致辞。为了出席这个重大的场合,巴赫特地来到朱宥承这里理发。“之前小萨马兰奇先生(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国际奥委会北京冬奥会协调委员会主席)来过,不知道是不是他把我推荐给了巴赫先生,巴赫先生也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次在中国剪发。”朱宥承表示。

当时朱宥承亲自上阵,虽然有些紧张,但对于自己的专业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用手感受了一下巴赫的头骨,然后决定哪里留长一些,哪里留短一些,“虽然不难,但是该剪的地方一点都不能少,该留的地方一点也不能多。”剪发的过程中,朱宥承习惯性地拿镜子照着后面,没想到巴赫却说,“不用看了,我相信你。”

让朱宥承没想到的是,对于发型的要求,巴赫只有一个——自然。他说,“我这个年龄了,不想在头发上打太多东西。”经过40分钟左右的修剪,朱宥承终于松了一口气,对于这个发型,巴赫非常满意,并称赞他是“真正的艺术家”。

巴赫与店员合影

随后,巴赫非常高兴地与朱宥承以及店里的工作人员合影,他的随行人员还送给朱宥承一份大大的惊喜,“是一条有奥运五环标志的围巾,后来我去特许商品店里看过,没有发现这款,肯定非常珍贵。”

临走之前,巴赫表示,闭幕式前他还要再来一次,并送了一些徽章给店里的工作人员。谈起这次经历,朱宥承至今觉得不可思议,“巴赫先生非常和善,温文尔雅,我们都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征服。”

自由式滑雪男子冠军赛前来美甲

刘少林、刘少昂兄弟为他打call

朱宥承说,他每天都要为10多名运动员理发,因此认识了很多来自各个代表团的运动员,甚至和一些运动员加了微信,成为朋友。

2月9日中午,挪威“00后”选手比尔克·鲁德以187.75分的成绩夺得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男子大跳台金牌,实现了儿时的梦想。赛场上,他身披国旗腾空翻滚的一幕注定成为北京冬奥会的经典。赛后,他还兴奋地向镜头展示了自己的涂着挪威国旗的美甲,而这个作品正是出自朱宥承之手。

“他是第一位到我们这里美甲的男运动员,看到他夺冠我们非常高兴。”朱宥承透露,鲁德来做美甲的时候就表示,自己是在为夺冠和之后的颁奖仪式做准备,看来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信心。

比尔克·鲁德展示自己涂着挪威国旗的美甲

随着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如火如荼,来自匈牙利队的刘少林、刘少昂兄弟被外界所熟知。帅气的外形、过硬的实力让他们吸引了一波粉丝,而他们两人也是朱宥承的顾客,“当时少林的头发是我同事剪的,少昂由我负责。”对于这兄弟二人,朱宥承表示,“都说宇宙的尽头是东北话,我们交流起来毫无障碍。”

朱宥承,刘少林、刘少昂兄弟对于发型的要求就是要时尚、精致,“由于匈牙利的美发技术和我们不太一样,因此我在整体结构上对他进行了调整,他们对于发型也是非常满意。另外,他们教练的发型也是在我这儿做的。”做完发型后,刘少林和刘少昂两兄弟还与朱宥承一起合影、录制视频,为他的品牌打call。

刘少林、刘少昂与朱宥承合影

由于所在的北京赛区以冰上项目为主,因此朱宥承见到最多的冰球队运动员。在他这儿做过发型的包括中国冰球队队员英如镝、王梦莹、袁俊杰等人,不少运动员还加了朱宥承的微信。一位德国运动员在朱宥承完成工作后,甚至还给了150元的小费,并且称赞他是“自己遇到过最好的发型师”。

英如镝与朱宥承

将每天工作的短视频发在网上

近期粉丝疯狂增长,他还会抽空回复

朱宥承透露,自己大学的专业是人物形象设计,此前曾在剧组工作多年,后来创业专心打造自己的品牌。从1月20日开始,他们开始进入闭环,进行赛时服务,根据自己的统计,如今的年轻运动员更偏爱“油头”,尽管中国运动员和欧美运动员的发质差别较大,但朱宥承都能拿捏,运动员们的满意率也非常高。

自从入驻冬奥村后,朱宥承和同事们会将每天工作拍摄、剪辑的短视频发在社交媒体上,“我以前没有接触过短视频,但是考虑到冬奥会期间如果不做短视频,那就可惜这流量了,因为全国只有我们一波‘Tony’在闭环内给运动员们服务。”录制这些视频,除了为了推广外,朱宥承还有个私心,“我儿子8岁了,我准备把这些视频剪辑起来,等回家的时候送给他当礼物。昨天跟他打电话,他说爸爸我以后也想学设计,这让我感到很自豪。”

由于北京冬奥会极高的关注度,运动员们又都在闭环内,外界对于运动员们的生活非常好奇。因此自从做了短视频后,朱宥承的粉丝疯狂增长,许多粉丝都给他留言,“会不会让运动员们办卡?需不需要加洗?”对于这些问题,朱宥承都会抽空回复。他表示办卡是绝对不可能的,看到这些他服务过的运动员站上奥运舞台,他感到非常自豪。

“北京成为了全球首座‘双奥之城’,能够通过北京冬奥会的平台,结识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这段经历注定让我终生难忘。”朱宥承表示。

(责任编辑:郭爱莉_NB28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