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换帅450天

2022-04-09 14:39AI财经社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从坚持自己生产到引入外部产能,从“挤牙膏”到押注先进工艺,从封闭式全产业链到对外开放代工和生态,上任450天以来,帕特·基辛格将当年英特尔构建的从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到销售的一体式防线主动撕开。即使将时间拉长至过去20年,基辛格的改革也不可谓不激进,如今到了阶段性检验成果的时刻。

撰文/ 《财经天下》周刊作者 曾广

编辑/ 董雨晴

全球半导体市场火热,作为曾经最具竞争力的半导体巨头,英特尔仍旧没有走出困局。

从2014年到2021年,酷睿系列芯片不断打磨14nm工艺的七年,却也成为了英特尔失落的七年。在此期间,英特尔从芯片制程的领先者变为追赶者,不仅被台积电和三星纷纷赶超,就连昔日老朋友苹果也在2022年春季发布会上凭借M1 Ultra芯片出尽了风头,摇身一变成了对手。

举步维艰的英特尔被网友们调侃为“牙膏厂”,因为它每一次的进步都像挤牙膏一样小。

2021年1月,英特尔总算看到了一点曙光。新任CEO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上任,在这位十足的技术大牛的带领下,酷睿系列芯片终于迎来了7年来的第一次真正革新——首次采用10nm工艺,伴随着的还有英特尔长期战略的巨大转变,英特尔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复兴计划,试图重回巅峰。

如今距离帕特·基辛格上任已经过去了450天,这450天里他十分激进地对英特尔进行着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大举投入研发,宣称将在2024年重新实现先进制程的赶超。

但是在2022年整个电子消费市场陷入低迷、各大终端厂商纷纷砍单的背景下,这条路可能并没有那么好走,压力前所未有的大。

激进改革,计划投入超2000亿美元

现任英特尔CEO帕特·基辛格是一位英特尔老将,曾在英特尔工作了30年之久。2021年1月13日,基辛格接任罗伯特·斯旺成为英特尔第8任CEO。

事实上,基辛格现年已经60岁了,早在2000年他便成为英特尔第一位CTO(首席技术官),当时一度还是英特尔CEO的备选人物。但是在2009年,基辛格离开了英特尔,并先后在EMC和VMware担任COO(首席运营官)、CEO。

基辛格的到来,意味着英特尔回归技术路线,重新开始追求芯片制程工艺的领先。他的前任罗伯特·斯旺则是一名十足的财务经理人,没有技术背景,任期内10nm工艺量产多次延期,担任英特尔CEO不到三年就被赶下了台,成为英特尔史上在职时间最短的一任CEO。

基辛格回归并执掌英特尔的消息公布后,英特尔股价闻讯上涨了13%,英特尔董事长奥马尔·伊什拉克(Omar Ishrak)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经过认真考虑,董事会得出结论,现在正是在英特尔转型的关键时期,利用帕特的技术和工程专业知识来改变领导层的合适时机。”

时隔12年重回英特尔,基辛格的老东家早已不再是昔日霸主,台积电、三星、AMD(超威半导体有限公司)等半导体厂商分别从设计、代工等领域威胁着英特尔的地位,甚至就连聚焦于移动处理器的高通,也试图染指桌面处理器。

为了重振英特尔雄风,基辛格上任以来推行了多项战略革新,全面颠覆了英特尔过去几十年构建的设计、制造、封装测试一体化防线,并推出全新的IDM2.0战略作为代替。

半导体行业一般分为三种模式,分别是IDM、Fabless和Foundry,其中IDM指的是全产业链模式,从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到销售都由一家厂商一手包办,英特尔便是其中的代表厂商;Fabless指的是无工厂模式,芯片品牌只做芯片设计和销售,不涉及生产环节,代表厂商有高通、联发科、华为海思;Foundry则是指代工厂模式,厂商专注于芯片生产,不负责芯片设计,代表厂商有台积电、中芯国际。

IDM这种“我全都要”的模式曾经被视为英特尔崛起的关键战略,凭借着从设计到封装测试的自研自产能力和遍布全球的多家晶圆体制造厂,IDM模式曾经为英特尔构建了极高的竞争壁垒。但是伴随着最近七八年英特尔的相对衰落,以及半导体行业分工精细化,台积电、AMD等产业链上下游巨头的崛起,IDM模式开始受到部分业内人士指责,Fabless和Foundry模式现在更受推崇。

如今基辛格提出的IDM2.0战略,则是对IDM模式的进一步迭代。这一模式意味着英特尔并不准备放弃芯片制造,但同时也在试图寻求外部代工,同时对外开放自家代工能力,不再局限于设计、制造、封装测试等环节的一手包办。

“英特尔做IDM2.0是天经地义的,IDM是写到英特尔骨髓里的基因,他肯定会坚持自研自产,但是同时它的产能可以为其他需要的客户开放,相当于也是在分摊一部分的研发风险。”芯谋研究总监王笑龙对《财经天下》周刊解读IDM2.0时提到。

具体而言,在新的战略体系下,英特尔一方面会加大对先进制程工艺的投资,另一方面会寻求外部产能和开放代工。

在先进制程工艺的追赶方面,英特尔的主要策略是建设更多的晶圆体代工厂,加大对先进工艺的投资押注。今年1月,英特尔在台积电之前成功抢购到阿斯麦(ASML)最新的NA0.55光刻机,在硬件基础上提前锁定了新一代的制程工艺。

2021年3月,基辛格宣布将在亚利桑那州新建两座晶圆厂,该建厂计划于2021年9月正式动工,这两家工厂预计2024年投入运营。2022年1月,英特尔再次宣布一项初步投资超过200亿美元的计划,准备在俄亥俄州新建两家大型的晶圆制造厂,基辛格提到,这两个晶圆厂预计将在2025年底前投产。

在宣布俄亥俄州晶圆厂投资计划的发布会上,基辛格还提到,如果能够得到正在审议中的《芯片法案》补助支持,未来十年内英特尔在俄亥俄州的投资计划可能会增加至1000亿美元,最多兴建8个新的晶圆厂。

就在上个月(2022年3月),英特尔刚刚宣布了对欧洲的首批330亿欧元投资,其中将重点在德国投资170亿欧元,建设两座半导体晶圆厂,尝试生产2nm以下芯片,有望于2027年实现量产。

大规模的晶圆厂扩张计划纷纷出台,反映了英特尔在芯片制造领域重回世界第一的决心。《财经天下》周刊整理数据发现,英特尔目前已经宣布的未来投资计划总额可能已经超过2200亿美元,其中部分晶圆厂已经开始选址落地。

(《财经天下》周刊制图)

(《财经天下》周刊制图)

但是和以前不同的是,未来英特尔的晶圆厂将不再仅限于给自家产品代工,同时也对外承接芯片代工业务。这一模式向另一位半导体巨头三星靠拢,三星电子除了生产自家芯片以外,同时也对外承接芯片代工,最新一代的高通骁龙8芯片便出自三星代工。

为了更好地切入代工领域,2022年2月15日,英特尔以54亿美元收购以色列半导体代工厂Tower,该代工厂是全球十大半导体代工厂之一。英特尔宣称这项交易将在约12个月内完成,如果交易顺利完成,此前从未涉足代工的英特尔将一举跻身全球十大晶圆体代工厂。

除了自己进入代工产业,英特尔也开始积极拥抱外部代工,将于2023年起交由台积电代工自家处理器的部分产线。2021年12月,基辛格甚至专门到访中国台湾,与台积电高层商讨代工3nm芯片事宜。

整体而言,IDM2.0并不意味着英特尔放弃自研自产,而更像是某种形式的“对外开放”,一方面,这样可以让英特尔自家的晶圆厂直面代工市场竞争,加速制程工艺迭代;另一方面,也让英特尔的芯片设计不再需要等待自家工艺的缓慢进步,有机会提前使用台积电和三星更加先进的制程工艺。

除了大举投资建厂,英特尔同时还继续维持着高水平研发投入。2020年英特尔研发支出129亿美元,占整个半导体行业的19%,2021年前9个月,英特尔便投入了111亿美元研发,同比增加12.5%。此外,英特尔还准备开始开放授权X86架构给其他半导体厂商,以应对大量用户流向ARM架构的问题。

新官上任三把火,基辛格的三把火已经整整烧了450天,如今已经到了检验第一阶段成效的时刻。从投资建厂、入局代工、增加研发支出到开放生态,在新的IDM2.0战略下,帕特·基辛格彻底将英特尔封闭的帝国围城打开了,但是当台积电直接杀入英特尔自研自产的围城之内,这会是一个正确的抉择吗?

内忧外患 ,AMD苹果前后夹击

帕特·基辛格的激进改革有着十足的理由。

过去几年,英特尔正在面临被AMD、台积电、苹果等上下游厂商前后夹击的困局,高速增长的新兴巨头不断威胁着英特尔的霸主地位。

2022年1月,英特尔发布了2021年的全年财报,财报显示其全年收入为747亿美元,同比增长仅2%,其中主营业务板块CCG(客户端计算事业部)全年收入405亿美元,同比微增1%。

另一家半导体巨头三星几乎在同一时刻发布财报,财报显示,2021年三星电子收入同比增长29%至782.9亿元,超过英特尔成为全球第一大半导体厂商,这已经是最近几年三星收入第三次超过英特尔。

2017年,三星以612.2亿美元的收入首次超越英特尔成为全球第一半导体巨头,随后的2018年,三星以758.5亿美元蝉联半导体行业收入第一宝座。但是在2019年和2020年,由于存储芯片价格下滑的影响,三星收入暴跌,英特尔重新超越三星成为世界第一。

除了三星,英特尔在CPU领域的老对手AMD近年来也增势迅猛。2021年,AMD全年营收164.34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68%,市场预计2022年AMD营收将达到215美元,同比增长约31%。

尽管和英特尔的体量还存在较大差距,但是AMD的业绩已经连续7个季度增长,AMD预计2022年第一季度营收会继续攀升,达到50亿美元,同比增长45%。

2022年2月14日,AMD以490亿美元对价完成对半导体厂商赛灵思(Xilinx)的收购。受该消息影响,2月15日AMD股价大涨,市值突破1977.5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超过了英特尔市值。尽管这次短暂的反超只维持了一天,但是考虑到AMD去年的整体收入只有英特尔的22%,这本身就代表了资本市场对AMD的认可。

英特尔和AMD交锋的最重要领域为移动和桌面处理器,也就是笔记本电脑和台式电脑搭载的CPU核心处理器,其中英特尔在该领域的产品线为酷睿系列,AMD在该领域的产品线为锐龙系列。2021年第四季度,英特尔在桌面处理器(台式机CPU)领域和移动处理器(笔记本CPU)的市占率分别为83.8%和78.4%,AMD则为16.2%和21.6%。

2021年第四季度至2022年第一季度,英特尔第12代酷睿系列处理器陆续发布,最近两个月,搭载这些最新款芯片的笔记本电脑正在密集上市。2月份,搭载12代酷睿处理器的游戏本开始上市,3月24日开始,搭载12代酷睿处理器的轻薄本也在陆续上市。

2021年10月首发12代酷睿芯片时,英特尔提到,这款芯片是2015年以来的最大变化。尽管每一年英特尔都号称其酷睿芯片是新一代,但其实一直在长期打磨其14nm工艺,而第12代酷睿是英特尔是首款不再继续使用14nm制程工艺的移动处理器。

图/视觉中国

图/视觉中国

就在12代酷睿处理器发布后不久,2022年1月5日,AMD也召开了线上发布会,正式推出新一代桌面处理器锐龙6000系列和AMD Radeon显卡。和12代酷睿相比,新一代的锐龙6000系列采用了台积电的6nm EUV工艺,制程更为先进。

“制程工艺方面现在确实是台积电的强,所以AMD的芯片在很多性能指标上已经超过了英特尔,市场份额也出现了极大的提升。” 王笑龙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不过芯片制程本身并不完全代表处理器性能,CPU性能的发挥还和晶体管密度等多种因素有关,从目前各测评媒体的数据来看,第12代酷睿芯片的整体性能依旧强于锐龙6000系列。

而且和产品线非常全面的酷睿芯片相比,锐龙系列芯片型号依旧较为单一,主要分为面向游戏性能的“锐龙6000H系列”和面向轻薄便携的“锐龙6000U系列”,锐龙芯片的市场份额目前依旧远低于英特尔的酷睿。截至目前,搭载新一代锐龙芯片的笔记本电脑尚未推出到市场。

尽管整体性能不如酷睿、产品线也不够丰富,但是最近四五年,锐龙系列芯片确实在不断威胁酷睿的地位,越来越多的笔记本选择搭载锐龙处理器,“AMD YES”成为了数码爱好者中的流行词汇。

但是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目前锐龙系列芯片的主要优势还是在低价,大部分消费者选择锐龙芯片主要是出于性价比考虑,如果是同等价格水平,酷睿芯片依旧是大部分消费者的首选。

除了桌面级处理器,在服务器芯片领域,AMD同样在蚕食英特尔的市场。2021年第四季度,AMD在服务器芯片领域市占率达到10.7%,对比一年前的3.6%增长了三倍,而英特尔此前在该领域市占率一度高达99%。但是和消费级市场相比,服务器市场更加依赖生态,英特尔目前依旧是该领域的绝对王者。

“服务器主要是To B(对企业)的,桌面处理器主要是To C(对个人)的,英特尔过去在服务器领域建立了很强大的生态,企业改起来也很难,而且服务器这种东西,就算工艺落后一点,通过面积和数量堆叠,也能实现同等算力,问题不是很大。”王笑龙对《财经天下》周刊分析称。

除了AMD,苹果的自研芯片也在进一步威胁英特尔的地位。2022年3月,苹果在其春季发布会上发布了最新桌面级处理器M1 Ultra,该处理器定位为高性能发挥的台式机处理器。

丢失苹果这个大客户,可能是英特尔过去几年最大的失败。由于英特尔制程工艺迭代缓慢,苹果决心在其Mac系列电脑(台式机和笔记本)上采用自研的M系列芯片。

早在2020年秋季苹果发布M1芯片时,苹果就宣布开始其为期两年的过渡期,表示将在2023年前把所有的Mac系列电脑全部转换为M系列自研芯片。从M1、M1 Pro、M1 Max到M1 Ultra,苹果正在迅速完善其桌面处理器的产品布局,为将来完全剔除酷睿处理器做准备。

据外媒DigiTimes 在2021年的报道,随着苹果公司逐步替换英特尔芯片,至2023年,英特尔可能会因此丧失10%左右的市场份额,使其整体市场份额下跌至80%以下,其中2021年英特尔就可能丢失50%的苹果订单,2022年以后可能不会再获得任何来自苹果的订单。

从市场份额来看,英特尔目前依旧是那个昔日的黄昏霸主,但是上游有AMD、苹果,下游有台积电、三星,2022年英特尔正在面临前后夹击,而基辛格改革的效果,可能还要在未来几年内才会陆续得到检验。

焦灼的战争

在英特尔推动变革的同时,竞争对手也没有闲着,各家友商也都在加码更先进的工艺制程,并且从目前披露的计划来看,同等工艺的推出时间都要早于英特尔。

具体而言,台积电预计将在2022年下半年量产3nm工艺,2025年实现2nm工艺量产;三星预计将于2022年上半年开始量产首批3nm工艺,2023年量产第二代3nm工艺,2025年推出2nm工艺。

当友商都在朝着3nm、2nm工艺前进的同时,英特尔预计将于2022年下半年量产intel 4工艺(相当于7nm),2023年下半年量产Intel 3(相当于7nm+),2024年上半年量产intel 20A(相当于5nm)。

(《财经天下》周刊制图)

(《财经天下》周刊制图)

不过有一部分业界观点认为,台积电和三星以芯片制程命名的方式并不严谨,存在一定水分。例如英特尔此前的10nm工艺,被认为与台积电7nm工艺相当,而英特尔标准下的5nm工艺,可比肩台积电的3nm工艺。

通过未来几年对先进制程的投资,英特尔预计将在2024年开始引入High-Na EUV以支持更先进的18A制程,从而实现工艺制程的反超。虽然从命名来看,18A制程仅相当于5nm+,但是业内一般认为,英特尔的5nm+可以对标台积电2nm制程。

但即使考虑到英特尔的标准更加严苛,英特尔制程目前依旧落后于台积电。

“就算英特尔可以跟台积电领先一代的工艺比,但领先两代肯定比不了。英特尔能够大规模量产的14nm最多相当于台积电的10nm,但肯定不如台积电的7nm,而且现在台积电的5nm都成熟量产一年了,英特尔10nm才量产。”王笑龙表示。

且从今年的市场行情来看,英特尔大举扩张的前景可能没有那么乐观。近日有PC供应链消息称,大部分笔记本厂商已经将2022年上半年的出货量目标削减了不少,部分品牌削减幅度高达50%。有业内人士提到,品牌供应商纷纷削减出货目标,可能意味着笔记本市场进入低迷期。花旗银行在今年2月重申了英特尔“中性”评级,花旗分析师Christopher Danely则指出,2022年1月的笔记本电脑出货量环比下降24%,高于此前预期的16%降幅。

笔记本市场萎缩的原因很复杂,业内一般认为和疫情引发的需求降低、消费市场饱和以及俄乌战争带来的全球通胀等因素有关。除了笔记本电脑市场,手机市场同样在过去两个月面临需求收缩。

最近几天,基辛格正在密集拜访其在日本、中国台湾等地的客户。4月8日,据外媒报道,基辛格再次到访台积电,以寻求台积电的产能支持。报道显示,基辛格此次不仅是为了寻求7nm及以下的先进产能,同时还在寻求28nm及其他成熟工艺的产能支持。

4月28日,英特尔即将发布其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根据此前英特尔的预测,本季度其营收约在183亿美元,可能将迎来环比、同比双下滑。去年同期英特尔收入为197亿美元,上个季度英特尔收入205亿美元(均为美国通用会计准则)。

在第一季度收入大概率面临下滑的同时,4月6日《华尔街日报》港股报道,基辛格执掌英特尔首年一共获得了1.8亿美元的超高组合薪酬,超过前任CEO司睿博7倍左右,比苹果CEO库克更高。

下滑的收入、天价的薪酬,都是基辛格肩上的压力。对于基辛格而言,执掌这家全球第一大半导体巨头的前路依旧未明,但是在上任450天之后,现在已经到了他必须证明自己价值的时刻。